ME

【双北/何撒】明白

#新手,请指教
#短
#老梗了,大概
——
正文

撒醒来时,一片亮光刺目。

这是一场无声的绑架,没有勒索,没有威胁,他甚至没来得及闷哼一声,便被迷药捂了口鼻,直直往前栽去。

撒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待到眼睛熟悉了光线,他开始谨慎地观察周遭环境。

四平米大小的卫生间里,仅他一人被紧紧缚住,斜倚在马桶边,双腿被折起来绑住,已经麻了;胳膊挤在水箱和墙壁之间,压得生疼;双手绑在身后,指头上大概是开了两道口子,火辣辣的疼;脑袋该是搁置他的人不仔细,磕在了水箱边角,一阵阵钝痛。

他的衬衣湿了个透,冰凉凉的紧贴着身子,引得撒不由自主地发颤。

灯开着,光线通黄,照得他恍恍惚惚。

这大约是在某栋居民楼里,这里除了马桶,还有與洗台和玻璃门隔开的浴室。莲蓬头稳当的挂着,旁的小窗台上放着些瓶瓶罐罐。

與洗台上放着洗漱用品和一个吃完了的饭盒,斜插在饭盒里的筷子上满是油渍。

撒静静调整呼吸,继续慢慢扭头观察。

他侧对面的墙角置着水管,下搁着一方状物。

撒眯眼去看。

红的蓝的黄的电线在方块上冒出点头来,方块正侧面屏幕上是红色的数字。

51..50..49..

已启动的定时炸弹,离他不到三米半的距离。

撒的心脏狂跳起来。

方才未曾察觉的嘀嗒声清晰入耳,一下一下像是丧钟轻鸣。

恐惧掠进他的肺腑,害得他头皮发麻,双眼犯昏。他把尖叫吞回喉间,拼命抑制住疯狂挣扎的欲望。

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使得一切都显得格外无力。

卫生间的门早已拆除,被人胡乱钉了几块木板,木板缝儿里透进几缕天光。

逃。

时间一分一秒。

38..37..

呼吸渐渐凝滞。

逃......

可他动弹不得。

门外动静全无。

直面死亡,侥是撒,此刻也是大脑一片空白。

放不下?舍不得?晃似黄粱一梦。

木板突然被轰开,木屑四散,尘灰中一个人影踉跄着闪进门,猛地扑在撒的身上。

撒惊诧得发不出声,瞪着眼睛看清了来人的眉眼。

是何。

“撒......”何搂住撒的背,声音低沉沙哑,他的双眼布满血丝,眼眶下一片青黑。

8..7..6..

“你......”

撒越过何的肩,望向通红的数字。

何使劲儿试图将撒提起来。

“别怕,我救你出去......”

来不及了......

撒来不及细想这人怎么会出现在这儿。

4..3..2..

来不及了。

“跑啊啊!!”

最后一眼,何趴在他的身上,手紧搂着他的背,极力将人护在怀中。

他的唇不知何时贴在他的额上,冰凉。

/TBC

评论

热度(26)